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企业文化

“白师,你帮我看看能领几包化肥?”

“白师,你帮我算算需要交多少钱?”

“白师,自来水不会淌了,怎么办?”

白师这个称呼再加上一句带问号的话,就是当地烟农嘴中说的最多的一句话。烟农口中的“白师”名叫白玉祥,是云南省玉溪市烟草公司澄江市分公司海口烟叶工作站的一位普通职工,一位工作了29年的普通职工。“白师家不是海口的,但在这里工作了这么多年,也算半个海口人了,人好相处,大家都认识他,好多人和事他都熟悉,大家也都喜欢找他帮忙……”说起白玉祥,海口镇村民张贵平话多了起来。

海口镇村民张朝友也打开了话匣子,“我今年67,比小白整整大10岁,我栽了四五十年的烤烟了,但识字不多,这些年栽烟又越来越规范,这个文件那个合同的,搞不懂的我都是问小白,烟草这方面他比我们懂得多。”在海口镇,“小白、白师、老白”才是白玉祥的名字,烟农并不在意“白师”真正叫什么名字,他们只是习惯有什么事都去找白玉祥就会帮他们解决。多年下来,还真没有几个人知道“白师”真正的名字了。

白玉祥总和同事说:“烟农也不容易,大家都要讲讲道理,有困难多帮一下,道理讲通了,问题也就解决了,以后面对烟农的工作难度也就不会有多大了。”问及白玉祥的退休生活时,他腼腆地笑着说:“没想那么远,只想着帮烟农再解决一些困难就好,我能再多带出一个‘白师’。”白玉祥在海口工作的29年里见证了海口镇的发展,他亲眼看着海口的路是如何从闭塞狭窄走向通达宽阔,他清楚地记得各家的房子是怎样从土房变成洋楼。

海口镇村民越来越好的生活便是对“白师”这群人辛勤工作的肯定,也是烤烟种植为国家创利的成果。日新月异的海口镇离不开这一群努力奋斗被叫做“白师”的人,未来在乡村振兴的道路上,相信“白师”们已有再建新功的雄心和勇气。

此时,仿佛又听到了烟农在说:“白师在哪里,我找他有点事。”(澄江分公司  龙清文)